盡管1983年在復蘇過程出現種種隱憂,但同上次衰退過后的第二年,即1977年比較,預計1984年不會出現象1976年經濟增長率由18.8%下降為10.2%的情況,相反不但可能繼續保持1983年經濟增長率,而且還可能會在繼續調整中出現比1983年更高的增長,這主要看如下幾方面因素的變化。
  一、正如此間經濟分析家所指出的,雖然在這次衰退沖擊下,由于各種因素的影響,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很難再恢復到七十年代的大幅度增長,但是,隨著出口增長帶動,以及工業結構的“轉型”,在資本和技術密集工業方面的投資必定有相應的追回投資,而且肯定將比1983年情況為佳。因此,1984年在工業投資方面可望恢復一定程度的增長,從而為經濟進上步恢復和發展提供物質基礎。
  二、1983年房地產業的持續呆滯局面,以及高利息的影響,使香港經濟中一個重要層次出現了發展嚴重不平衡的局面。1982年在空置的樓宇占落成的樓面面積的確,而1983年上半年在住宅和商業方面已落成面積比上年同期又分別增加91%和33%,造成年內住宅樓宇供過于求。在樓價跌幅平均達30%以后,其結果對中小型住宅單位需求帶來了刺激,預計在1984年,隨著就業增加,過剩的樓宇將會進上步被吸收,從而加快資金周轉,可望進一步事業帶動建筑、金融及有關行業的復蘇。
  三、在1983年10月份,港英當局規定外匯基金與發行紙幣銀行之間實行固定匯價和豁免港元存款利息稅這兩項措施后,港元的幣值基本上已穩定下來,原材料和半制成品入口價格已基本上得到了調整,有利于降低制造業成本和刺激出口增長。
  此外,從政治因素方面來看,關于香港政治前景問題的中英談判,經過雙方努力結果,香港政治前景已日趨明朗化,香港各方面已有了較充分的理解和準備,對于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繼續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的方針也已大體為人們所接受,因此,象1983年這種不正常的波動,估計不會再次出現,從而有利于1984年的經濟增長。
  當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1983年持續下來的困難,也并不是一下子都能徹底清理的。眼下最大的問題,就是支持港元匯率的銀行利率仍保持在一個高位水平,當局為平衡連續兩年出現的巨額財政赤字而掀起的加價加費風,直接損害了居民的實際購買力。其次,在金融業管理方面,1984年還需要進上步作出調整,積壓的壞賬也要繼續作出清償,利息高企,保護主義壓力等不利因素還存在。因此,盡管1984年繼續好轉的外部因素,包括美歐各大市場出口潛力的發揮以及內地納港貨大幅度增加,固然對香港經濟好轉有利,但展望1984年發展前景,仍然未可過分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