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第三季度以來不斷反映的資料顯示,除了建筑業由于當局在公共開支方面的大力擴張,仍能較上年大幅度增長外,其余的制造業、出口貿易和旅游業的增長實績,均頗令香港經濟界人士感到失望。
  作為香港經濟最大支柱的制造業,1981年以來所遭遇的困難是多年所僅見的。剔除預計14%的通貨膨脹增長率,幾乎沒有什么增長。官方在年中對500家主要制造商的調查資料表明,預計下半年出口訂單數量只比上年同期增加2%。不少工廠開工不足,最少五成,一般七成。其中紡織業尤為嚴重,在紡、織、染、制衣這四個相關聯行業中,至10月底止 ,已有5家規模比較大的紡織廠宣布停業,紗錠設備比年初消減15%;另有消息說,還有5家棉紡廠將會收縮生產或全部停產。如果事實如此,則全港紗廠設備將縮減457848錠,僅為1980年的60%。棉織業也同樣約有30%布機停工,部分布廠停業。自1976年以來,先后有166家印染整理廠倒閉,至1981年上半年只剩下474家,1981年歇業大小工廠估計有20家。實施二級制水及當局加強對污染的管制法例以后,印染業處境更為艱難。由于紡、織、印染業的不景氣,制衣業的各個供應環節也深受影響,使制衣短期訂單成本大為增加,約有25%制衣廠處境相當拮據。素有工藝技術傳統的塑膠工業,剔除通貨膨脹因素,估計將下降10%左右。電子工業要算是1981年制造業中的“幸運兒”了,估計剔除通貨膨脹因素后仍略有增長,但也和其他行業一樣,由于銀行利率較商,地價、能源、工資及通貨膨脹的發展使各方面成本大增,利潤也大不如前,出現了“信心危機”。
  對外貿易一向是這個高度開放的經濟體制的重要支柱,可是,1981年以來,“對外貿易赤字不斷擴大”卻成了新任財政司在香港經濟學會發表的財經演說的話題。1980年香港全年有形貿易逆差高達134.08億港元,而1981年頭八個月的逆差為123.6億港元。同期,港貨出口值僅增14.7%(市價計),比1980年同期升幅28.1%下降一半,如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可能是負增長。不過,由于同地經港轉口貿易和其他勞務收入仍繼續大幅度增長,轉口值在整個出口貿易中所占的比重預計高達36%左右,因而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貿易增長的放緩趨勢。
  旅游業的外匯收益向來是支撐香港有形貿易逆差的一個來源,1981年上半年收益達37.11980年同期增加20.3%。下半年即使能繼續保持這種增長速度,但是由于居民外出旅游日漸風行,無形貿易中的勞務輸出與入口相抵,也出現了赤字,因而更難以抵償全年出現的國際收支逆差。
  1976年以來,由于房地產業蓬勃擴展,地產、建筑業一直在飛速發展。可是,各類樓宇的銷路,在經過這幾年來的持續旺盛以后,供過于求的情況也日見明顯,1980年依靠增加公共開支發展的建筑業投資超過了私人建筑工程投資。不過預計1981年公營和私營建筑業實際投資仍比1980年分別增長16.5%和25.1%。這大概是1981年香港四大經濟 支柱中仍比較活躍的“一枝獨秀”了。